流年、离歌

年华、是谁手中跌落的繁华

【一英镑一个吻】

Mr-REC:

——梗来自潮爷参演电视剧“the Office”——
——Arthur生物老师,KHAN物理老师——
【一英镑一个吻】

“HI,Singh先生,有兴趣为红鼻子节捐款吗?”
看来KHAN是不战自败了,先前打的“红鼻子节我一分都不会给”赌成了他嘴角的咖啡泡沫,舌头轻轻一舔就没了影子。
毕竟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暗恋对象兼同事Arthur会来他家。
“Singh?”Arthur的唇角在他眼里灼灼逼人。
“叫我KHAN”他帮面前的小个子男人开了门。那个男人的气息过了他的鼻子,KHAN闻到了一股刚刚沐浴结束的香橙味。
Arthur从未来过KHAN的家,不,应该是没有人来过。台灯微黄的颜色闪烁到Arthur的鼻头上,他红棕色的发也开始悄悄的发了光。KHAN一瞬间感觉到了眩晕——他不自然的看了看厨房。自己的确是用过晚餐了。面前的男人却用全力的灼烧着他的胃,他觉得自己的胃正叫嚣着抽搐着。他一直看着Arthur的唇。
“Singh先生?”
“嗯?”他尽力的装作漠不关心,手上的纸杯却被他捏的有些变形,一点滚烫的茶跳出来洒到了他苍白的皮肤上,红色立马见效。Arthur挤过去,脸上写满了担忧。
“没事吧Singh先生?”
“你来干什么”
Arthur听出了这一句充满威慑力的话。的确是不怎么好相处,他想。“要为红鼻子节捐款吗Sing…不,KHAN?”
学校里的每个人都知道KHAN的家财万貫,从那独栋别墅的奢华和豪车,还有他的一身行头都可以预料到KHAN银行卡那令人昏厥的美好数字。但KHAN的钱从来没有被人借出去,究其原因一是他长得太凶残了【但他本人并没有发觉】,二是他没什么太多的朋友。
所以Arthur是第一个向他要钱的朋友?不,那也不算是要钱,捐款罢了。那么Arthur是他的朋友?KHAN陷入了思维黑洞。他突然想算算四周物品的摩擦力系数了——日常的解压方法。
Arthur紧张的时候是不是会算遗传概率?
“有什么?”
“抱歉KHAN,什么?”
KHAN脑子僵硬的问了问题。“红鼻子节不都是会表演再给钱吗,你有什么”
Arthur又萎缩了一点,他看着KHAN被欠钱的表情有点害怕。太凶狠了。面前的男人嘴角隐约漏出了尖锐的犬牙,他感觉面前的黑豹要开始撕咬他的皮肤了。哦老天,Arthur害怕的想算遗传概率了。
然而KHAN只不过是在尽力的保持微笑,他努力的模仿着肥皂剧里的温柔微笑。他觉得自己勾的不够用力,于是又大挒了嘴巴。
Arthur快吓昏了。
“哦,对…那个”Arthur转移了注意力开始掏口袋,一张被揉的稀巴烂的纸片闪亮登场。上面写着'一英镑一个吻'
KHAN挑了个眉,他突然想象出了Arthur垫起每天都擦的亮亮的皮鞋,用自己的唇去贴上别人的皮肤。
那水润的唇
这让KHAN头皮发麻。
Arthur亲眼看着KHAN捏烂了纸杯,茶渍差点溅到了自己的西服。
“不,并不是。”好像看透了他的想法,他急忙解释道“你是第一个,不用担心。和Fort打赌罢了,就一次。其实我本来是给人讲笑话来募捐。所以…所以并不是那种…嗯…你懂的。都是该死的Fort”他水亮亮的双眼四处无助的飘来飘去,这让KHAN扯了扯衣服领子。顺便把积蓄的沉默都抖到了他的身上。
“其实…那个……”Arthur低下头,KHAN看到了对方头上的小漩涡。头发顺着纹路肆意生长着,还翘起了个圈圈,KHAN不自然的用手去摸。
Arthur不合时宜的抬了头。
顺理成章的,KHAN的指头色情的划过了Arthur的唇片,一路下滑到了他的西服领带。他们两个现在的物理距离很近,Arthur还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就像个老式蒸汽火车引擎,声音响彻云霄。
他的发色很黑,纯的不行。
眼睛很澄澈,让我想到了脆弱的水晶和坚硬的钻石
他的身材匀称,是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上帝啊看看他的肌肉。都是猴子进化来的,为什么我们不一样。
KHAN把一英镑敲到厨桌上。
“哦…哦老天…”Arthur被脆利的声音惊醒,他扶住热的发烫的头,把钱塞到自己的小桶里。“所以你想亲哪儿,哦我真蠢,脸庞,难道不是吗”
“不”黑豹的眼神锐利,这让Arthur不自然的发出冷汗,那男人捏住Arthur的脸庞,Arthur不自觉的开始喘息。他快被那吞噬宇宙的眼睛给蛊惑住了——他在那无数切面的钻石中看到了一个红色的点。他看到了那直白的眼神。
都是Arthur Dent,只有Arthur Dent。
他认命似的闭眼,感受那与啃咬画等号的吻。浓厚的血味伴随着神经冲动刺入Arthur的脑袋。面前的男人粗暴的咬破了他的舌头,他可以感觉到那对锋利的虎牙在寻觅着做窝,还有对方的舌头尽情的在攻城略地。他突然后悔起了没听Fort对他的警告。这着实是一个不好惹的男人。对方用力的吮吸他的唇,好像像是要把他完全的融入自己的身体里。Arthur被吻的失去了呼吸的机会。他条件反射的揪住KHAN的头发,KHAN也开始扯着Arthur的衣服。
“够了”KHAN扯开了Arthur,用手去擦自己的嘴。
Arthur的眼镜半耷拉在鼻头,KHAN看到了他眼眶中积蓄的银色小珠子,还有挂在Arthur身上的,杂乱的衣服——为了寻找着力点的结果。从KHAN的角度来看他现在就像个刚刚被蹂躏的可怜小伙子。
“这一切,哦都怪该死的Fort!老天啊!”Arthur失魂落魄的捡起飘落在地上的领带,他生气的嘟嘴。“我根本不用和男人亲嘴,我可以不听Fort的话!我的初吻!”
“不,Arthur Dent”KHAN转头,Arthur发现他们的亲吻太过野蛮,对方的唇有些发红。明天他们两个的唇必然是同学们讨论的热点了。
“我要追求你”
“什么?”
“你要多少钱?”KHAN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张支票,上面的零恍惚着Arthur发晕。老天,谁给他的财产
然后他的手臂穿过Arthur褶的厉害的西服,他的碎发痒着Arthur的抬头纹。他看着那个男人的眉宇。他不自觉的抬起了手
第二个Kiss来的柔和的如同海风,血的味道还在,但已经淡了不少【Arthur已经预料到了后期口腔溃疡的痛苦】,但是KHAN亲的很认真【他开始搂腰了】。他可以感觉对方的停滞不前,他的唇温柔的贴着自己的唇。他的手游离在自己的腰部,淘气似的捏了捏自己的小肚子。这让Arthur不自觉的笑出了声,于是小个子男人放开了他,并看着KHAN眼中的不知所措一闪而过。交换温度的区域热的发烫,KHAN的心脏和Arthur的心脏也热的发烫,他们的脸也热的发烫。
“妈的”KHAN背地的骂了一句,转身离开,Arthur抓住了他的手。
“放开”KHAN看了他一眼。
“还给你”Arthur把支票塞回KHAN的手里,还仔细的把支票叠成了正方形。
“这个吻,我给你了”
KHAN木讷的看着Arthur的靠近,他挑了个眉,看着Arthur垫起每天都擦的亮亮的皮鞋,用他的唇去贴上自己的唇。
KHAN忍不住去咬了咬Arthur的脸颊
一如他所幻想的柔软。Arthur笑了,双手弯到了KHAN的脖子上。
用了舌头的蜘蛛吻并不难做,相反Arthur还觉得每个瞬间都有种危险与美妙的平衡
“多少钱”
“很贵的KHAN,你算不出来,我也算不出来。科学家都预测不了”
“那我付你一辈子,直到钱付完为止”
他捧起Arthur的手,尽管今天夜晚的吻已经泛滥成灾,但他并不腻歪。他庄重的,如同结婚典礼的祷告,诚恳的将自己的吻烙印在了Arthur的指尖。

评论
热度 ( 92 )
  1. 流年、离歌Mr-REC 转载了此文字

© 流年、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