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离歌

年华、是谁手中跌落的繁华

拒绝。

Even.:

那不是第一次Q见到Bond。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Q的30岁生日,他那时候正和男友闹分手,理由不过是对方的父母期待着一个孙子,而他做不到罢了。他挺理解对方喜欢他的心情,却更加理解对方父母的感受。他很早就失去了父母亲,想要去讨好也不知讨好谁,干脆谁都不讨好,自己跟着自己的想法走,爱情终究不是生命的必需品,于是就算太过难受,他还是提了分手。

他还记得对方舒了一口气的神情。

他很少买醉,但生日前一天分手让他有些悲哀。他去了酒吧,坐在吧台上,Bond是那间酒吧最耀眼的存在——这不是因为他的头发是金色的缘故,更因为他兴趣缺缺看着舞台中心的眼神。

和他一样的落寞。

他凑过去,将手中的酒杯与Bond放在吧台上的酒杯进行碰杯,把那人的视线吸引过来,然后他一口喝完了那杯酒。

那人也喝完了他的酒。

之后的一天他在宿醉和酸痛中醒来,就再也没看到过那人了。

直到他被聘请当Q支部的长官。

他并不期待Bond记得他——现在他知道了那人的名字,James Bond。但他确实想知道那人当时买醉的缘故,简单的查一下当时的日期,才发现那人当日是在出外勤——目标是当时站在舞台中心跳舞的红发女子,他也记得她,他那时好奇的多看了几眼,很少有人会有她那样的自信。

他有些想笑,但最后也只是对着电脑屏幕抿成一条线,关掉了档案。

Q真正喜欢上Bond是在M的葬礼上。

他站在一角,看着别人哀悼那位和他相处不到三个月的上司,只觉得有些悲哀。将她带回来的那个人并没有出现在葬礼,或者是,对她感情最深刻的那位。

就算没有多少感情,他还是留到了最后。Mallory叫他先回去,MoneyPenny表示愿意载他一程,Tanner只是陪他待了一会,然后离开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要留在最后,可能是因为他想着M的死亡,又或者是因为他想着Bond。一罐啤酒出现在他面前,他接过打开,喝了一口。

“她就那么死在我怀里。”那人告诉他,“我没有办法止住她的血。”

他点头,又喝了一口。

“Mallory会成为新M。”那人继续说着,“而我不知道有没有资格继续下去。”

你有的。他想着,却没有说出口。

“Q。”那人唤他,“谢谢。”

他的回应则是喝完了那听啤酒。

那天之后他开始有意无意地纵容Bond。拿回的武器残骸,少量的任务报告,透露的健康检测,越来越顺手的设备,还有他抽屉里无意间多出来的伏加特,以及J8的字母杯。

James Bond赖在他办公室的时间也逐渐变多,有时候做他新设备的检测员,有时候只是单纯的累了来休息,但大多时候,那人只是待着他的办公室看书。

最早是丁尼生的诗集,最近的一本则是莎士比亚的亨利五世。

他们会聊天,却聊的不多。Q大部分时间都在编程新设备,而Bond的各种任务也强迫他在外待着,所幸的是两人的交谈还在继续,通过耳机。

Q是个好军需官,而Bond一直知道这点。

Q第一次心碎是在幽灵党任务结束后。

Bond一如既往出现在Q支部,没有其他人在,他有些惊讶,起身向那人走去。

“我以为你走了。”

“我还忘了一件东西。”

他有些期待,但那人的眼神却是落在他的身后,他了然,回到办公桌,从抽屉里拿出钥匙递给那人,那人则露出微笑,坐进车里,熟练地驾驶起来。

而他则站在窗前,直到自己看不到那辆车,看不到那个她。

他坐在办公桌前,想着自己刚刚的举动,确认自己并没有露出太过越界的神情和动作,起身拿过放在柜子上的马克杯J,然后松手。

只是失手罢了,他告诉自己。

Bond第一次告白,他正在用公众频道指导那人的任务。

“这里太多人了。”那人抱怨。

“欢迎体验我的平日生活。”他盯着摄像头,“现在是高峰期。”

“那我则希望你能改改你的平日生活。”那人说,“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这么瘦了。”

“Double O Seven。”他有些无奈,“这两者并无关系。”

“Q。”每次那人这样叫他,总是有些要求,“你应该和我在一起。”

他突然间就忘了自己在看什么,直到Tanner刻意的咳嗽声将他唤醒。“谢谢你的好意。”他听见自己说,“但我拒绝。”

第二天的MI6八卦中心变成了万人迷007遭Q支部长官拒绝。

Bond第二次的告白,他正在和那人一起吃晚饭。

“Q。”那人拿起红酒杯,“我很久没看到我的马克杯了。”

他切下一小块牛排,还没放进嘴里,露出一个微笑,冷静地告诉那人他不小心给摔了。

那人点点头,思索了起来,酒杯还被拿在手上,过了一会那人才继续说话。

“你应该赔我一个。”

他有些好笑地看了那人一眼,咬下叉子上的牛肉,吞进去后才点头说好。

“不是赔我一个马克杯。”那人放下酒杯,右手敲了敲桌子,“把你赔我。”

“我拒绝。”

Q第一次在家里看见Bond,是因为那人察觉到他的疏远。

他推开家门,察觉到家里有人入侵。拿过放在门口抽屉中的枪,他小心翼翼地往书房走去,却没料到看到的是熟悉的金发。

“Double O Seven。”他唤那人,“我想我没有邀请你来我家。”

那人正站在书柜前,听到他声音选择闷哼一声,他还在等那人开口嘲笑他的防护设备太弱,就看到那人拿起他放在柜子里面的相框。

他真不应该把那人照片放在书房。

那人拿着相框转身,他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还将那块表的残骸放在相框旁边,有些懊恼。

“Q。”那人开口,“你喜欢我。”语气是笃定的。

他冲那人微笑,“你的魅力的确很难抵挡。”

“但你拒绝了我。”相框被放回原处,那人则向他走来,停在他面前。

微红的耳朵被卷发遮住,他只是笑着,不肯接话。

那人看着他的眼睛,叹了一口气,把他拉进怀里抱着。

“我该拿你怎么办。”

他犹豫再三,然后选择回抱那人。

End.

“Q。”

“嗯?”

“答应我。”

“不要。”






于是这个故事,就这样…讲完啦w。

好啦,就算我喜欢,可我就不要答应你。哼。

原本打算双视角,结果还是选择了以Q视角的第三人称来写。

——>虐还是没虐完成啊。再接再厉!

评论
热度 ( 42 )
  1. 流年、离歌Even. 转载了此文字

© 流年、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