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离歌

年华、是谁手中跌落的繁华

【smaugbo】Where the dead goes1-5

avile:

一篇旧文,有点福华衍生的意思,Smaug×Bilbo,坑。发现自己写得还没以前好。万年冷cp体质不能好了。涉及一点精灵宝钻。


Where the dead goes


Chapter 1


比尔博˙巴金斯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陷入这种境地的。


诚然,自从他以离“得体”二字相差甚远的姿态奔向这场冒险以来,大部分时间他的脑袋还处在清醒可运作的状态。也是他自己一步一步走进埃鲁博黄金遍地的大厅,不存在任何人用利剑抵着他的喉咙这种事。只是一个霍比特人本该在清晨的阳光下吐烟圈,把自家的杯碟擦拭得纤尘不染,或是和邻居比比谁家的番茄更大更红。至于在全中土最后一条火龙眼皮底下偷取国王宝石这种事……这太疯狂,匪夷所思。然而这趟艰苦万分、九死一生的旅程竟然真的到达了最后一站。他站在这里,在黄金的汪洋之中抬头仰望史矛革。这个可畏的生物的阴影轻易笼罩了小小的霍比特人,恶龙的瞳孔是金红色的,仿佛有黄金的光芒流转其中。


如果比尔博有更多时间停留在美丽的瑞文戴尔,并对那里丰富的藏书做了研究(尤其是有关龙的部分)他可能会更加谨慎,不要去关注龙的眼睛,以免落到如可怜的妮涅尔一般,中了龙的魔法,痴痴傻傻最终嫁给自己亲哥哥的悲惨下场。也许史矛革不如他的先祖那般恶毒,他只是在霍比特人眼中寻找线索,关于比尔博的来历和目的。这趟旅途下来比尔博也很算得上见过世面的人,蒙混过关更是有一套,只可惜他从未遇到聪明又狡猾如史矛革的。龙轻声笑了(当然,决不能以一个霍比特的标准来衡量),引起的震颤引得比尔博脚边的金币叮当作响:“已经足够了,骑桶者。你,矮人,画眉鸟!人类都能够留意到的预言征兆,莫非还能指望丝毫不传进我的耳朵里!”


这着实吓了比尔博一跳。收复埃鲁博的预言,长湖镇将化为火海的预言,这些他一路来或多或少都听到过一些,唯独不曾想到史矛革也会知道。“哦,伟大的史矛革,我、我以为……”


“那是因为你愚蠢。”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龙的目光轻蔑地扫过他,“预言!西方主宰借由世人之口说出的他们自己的意志!”他突然焦躁起来,与之前的骄傲从容大不相同,钢铁般的巨爪跺着地面,“按他们的意思,你把长湖镇泄露给我,就好像我真的会乖乖上当跑到那里去!”


“按他们的意思?”比尔博疑惑地嘟哝,“哦不,不不不……长湖镇的人特别不友好这点远近闻名,明辨一切的史矛革。我有生之年都不会去……”


“注意你的言辞。违誓是有代价的。”史矛革挥了挥爪示意霍比特闭嘴,本意只是让比尔博别再吵嚷扰他烦心。


黑暗的大能者创造龙这种生物时便将对财宝的贪婪和杀戮的渴望注满了他们的内心,因为他们本便是魔君的战争机器。难得的,史矛革对杀戮并没有特殊喜好,但他的漆黑的心里也不曾有过爱。这个闯进他领地的霍比特人只是没矮人那么令他厌恶罢了。然而尽管完全出于无心,这毕竟是他第一次给出善意的忠告,有什么东西悄悄地改变了。似魔法又非魔法,那经由改变的命运捕获了他,宛如第一束光照进漆黑的深潭。不是指他之后的生死,而是自创世以来闻所未闻,一种崭新的命运。在大洋彼岸的曼督斯神殿中,审判者纳牟微微抬头,他的目光穿过看似空无一物的亡者殿堂,望向深邃浩渺的无尽虚空。


Chapter 2


         天天嗅着金属味一定有害身心健康。这是比尔博˙巴金斯得出的结论。因为那条骄傲的巨龙明明说过“你把长湖镇泄露给我,就好像我真的会乖乖上当跑到那里去”,在被矮人用金水浇了一身之后竟真的往长湖镇飞去了。


         这便是预言的运作方式:身处阿尔达之中,便会受到阿尔达物质的牵制。当厄运降临时,遭厄运者的内心会被愤怒和骄傲吞噬,即便他们已经事先得到了警告也无济于事。刚多林的陷落是如此,如今中土大陆最后一条龙的毁灭也是如此。


         之后的一切尽如预言所言,尖啸与死亡,人类的黑箭,火与水。亡灵在毁灭的火焰中升腾,流往曼督斯。精灵与矮人会等候在不断扩增的亡者神殿,人类则会在短暂停歇之后离开,他们去往何方,除审判者之外无人知晓。


         然而魔苟斯创造的生物不会前往西方,维林诺没有他们这些邪恶之物的容身之所。拥有不灭灵魂的流亡在中土直到世界终结,其余的则停留世间,直至力量耗尽,灰飞烟灭。


         比尔博不愿意到那辉煌的大殿中去,尽管已经没有恶龙盘踞在那里,失去了看守的财富给他的压迫与不祥却与日俱增。


         索林命所有人不眠不休地寻找阿肯宝钻,他自己则盯着那堆金子发呆。


         奇怪的不祥感又出现了。空气仿佛变得浓稠,压迫着比尔博的喉咙。有什么在窃窃私语,近在身畔有远在目力难及的黑暗深处,折磨你的耳朵,挑衅你的神经,让人不得安歇。于是他取出他的戒指,戴上,想要听得更清楚是什么在搞怪。这个造型简单的小东西不但能够让人隐形,还有许多神秘未知的功能。


         他被瞬间从鲜活的活人世界剥离,成为一个凡人不可见的苍白幽灵。他看到史矛革巨大的身形游走与索林身畔,用那低沉而诱惑,蕴含古老魔法的嗓音对索林说话。与此同时,那比任何精灵制造的长矛更锋利的指爪眼看便要没入索林的胸膛——


         “索林!”情急之下比尔博叫了山下之王的名字,一人一龙同时望了上来。比尔博惊恐地发现龙的金瞳中映出了自己的影子。他急忙跑出宫殿,摘下魔戒,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惊出一身冷汗。


         听到呼喊的索林走了过来。他的眼睛下方有两片很深的阴影,脸色也不大好:“什么事?”


         “巴林找你。”比尔博见他毫不怀疑地往巴林那去了,心有点发虚。他再度戴上戒指,想看看龙的灵魂是不是还在作怪。还好,史矛革不见了,不在原来的地方,也不在索林身边——咦!


         金色的竖瞳就在身后,直径比可怜的半身人身高还要大出不少。“我实在小看了你,小贼。愚蠢的矮人渴望着山之心,你握有的却是一件武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亡魂!离他远点!”比尔博举起了刺叮。他不知道一条死去的龙还有没有伤害人的力量,然而照现在的情形看,谨慎一点没有坏处。


         “没有堕落的心,怎么诱惑都没有用。”龙冷笑道,“就算没有我,他的表现也会一样令你失望。即便是你,小贼,你也无法幸免。黄金也许不能令你动摇,但世上总有合适的东西。魔法,精灵,新奇的事物,冒险。你们来孤山的路上应该经过林谷和大绿林——”


         “抱歉,你是如何——”


         “还有与食人妖和哥布林周旋时,你其实爱死那种感觉了——”


         “你怎么——”


         “最后是这枚戒指。这可是个邪门的玩意,外表是再普通不过的圆戒指,看了却让人移不开视线。它的隐形功能并没有增加你参加冒险的勇气,只是一个让你心安理得去冒险的借口。我说得对吗?”


         “伊露维塔在上。”比尔博呆呆地看着史矛革,这下他的眼睛是真真正正与龙对视了,“你简直不可思议。”


Chapter 3


         这对史矛革来说本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与霍比特人清澈的目光直直对视,他的灵魂毫无遮蔽地暴露在龙的眼睛的审视下。此刻的比尔博忘记了谨慎,而恶龙也忘记了咒语。史矛革可以轻易分辨出哪些话是出自真心,甚至都不需要魔法。当他还盘踞在孤山时霍比特说的所有奉承都是谎言,出于无聊他也就附和着找些乐子。所有人自作聪明地在龙的面前隐藏起自己的想法,因而对“你简直不可思议”这句明显出自真心的话他反倒不知该如何应答。


         不过好在他不需要应对这种情况了,比尔博的谨慎终于回笼,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怎么开始荒诞地和亡灵开始对话的。这样一点也不好,会招来厄运的。于是他摘下戒指,活人世界再度拥抱了他。


         之后几天比尔博都没再使用他的魔法戒指,尽管他时常在周围无人时将它放在指间把玩。黄金的戒指色泽温润,打磨得圆整光滑,完美无瑕。史矛革知道为何柔软的黄金打造的戒指千年以来却毫无磨损痕迹,也知道它本属于谁。至尊戒,一戒以御众戒,中土所有令人垂涎的宝物中它大概仅次于蕴藏着双圣树光辉的精灵宝钻。然而它是邪恶的,索伦的意志被铸入其中,披着完美的圆形伪装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佩戴者的心智。这个小飞贼意志惊人,山之心对他都影响甚微,只有至尊戒这种本便怀有恶意的物品才能侵入他的思维。


         他发现观察这个小小的霍比特人蛮有意思。看他为了索林的异常焦头烂额,最后想出个把阿肯石送出去的“好”主意;看索林˙橡木盾为他穿上秘银锁子甲(借花献佛的混蛋,史矛革表示),看他被又惊又怒的索林单手提起,压在城墙边上,索林扬言要把他丢下去……一切都如他之前所料,一旦他死去,精灵和人类必定找上门来。再加上矮人贪婪又固执,绝不会把手头的财宝与他人分享,要在接下来的战争中为自己复仇他还是做得到的。他倒是不在乎耗尽灵魂火焰下场如何,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物连伊露维塔领养的儿女都称不上,是没有什么福乐可享受的。邪恶永远驱使他们,而世人永远憎恶他们,他们的内心永远不得安宁。


能够拉自己讨厌的人陪葬已经够令他满足了。他阴暗地想着。


Chapter 4


         这世上有些人可以当作愚蠢的典范,比如热爱财宝却无力守护它们的矮人们,再比如眼前这个拿着魔戒就以为自己和魔君一样所向披靡的霍比特。


         史矛革冷眼看着都灵血脉在奥克刀下流淌直至枯竭。这太容易了,他知道他的力量仍运作于孤山财宝之上,将诅咒任何一个将它们从他手中夺走的生物,无论精灵,人类还是矮人。


         一块石头被霍比特掷了过来,毫无阻碍地穿透了他的灵魂,砸中了一名奥克畸形的脑袋。米尔寇创造他们时一定不怎么用心,或者是故意要挑战维拉的审美。史矛革发现自己满喜欢看霍比特手忙脚乱的模样,明明不是战士却要提剑上战场。诚然若论身型,他在壮硕的奥克们面前就像小动物一样不起眼,然而他目光的清澈明亮甚至更甚于有“星辰子民”之称的精灵。


至于黑暗子民厌恶所有的光这一点绝对是谣传。要是宝石失去了流转其中的光辉,与石头又有什么两样。


之后一柄巨锤扫过比尔博的脑袋,他被砸晕了过去,闭上了眼睛。


光芒消失了。


绝大多数奥克没有把这个比矮人更加矮小,战斗力却远远不及的霍比特人当回事,所以比尔博得以安静地昏睡在角落。然而凡事没有绝对,奥克中自然不乏贪婪怯弱者,不敢与矮人以及赶来救援的精灵正面冲突,便打起从比尔博处摸点战利品的主意。


有意思。他们只要一摸霍比特的口袋,就会发现他们主人寻觅千年的至尊魔戒在一个不起眼的半身人手里。他们之间也许会为这份天大的功劳争得头破血流,然而魔戒最终会重归魔君之手,黑暗再临中土大地。


西方会有什么动作他不知道,然而可以肯定,他的仇敌们一定等不到维拉军队的救援,如果他们真的会派军队来的话。


奥克们离比尔博很近了。他们一定会在至尊戒的诱惑下洗劫这名莫名其妙出现在战场上的半身人,剥去他的锁子甲,丢弃他的宝剑,割断他的喉咙,任他的鲜血冻结在这寒冷的冰面上。


明明该感到充满恶意的喜悦,因比尔博也是他的仇人之一,史矛革的内心却忽然生出遗憾来。他是黑暗中的生灵,却从不待见奥克们。原因很简单,他觉得他们肮脏并且愚蠢。至于其他黑暗生物,不如奥克常见,绝大多数也脾气古怪难以交流。事实上,比尔博大概是几千年来第一个好好和他说上话的生物,当然是建立在对史矛革的龙炎的惧怕上。


这个渺小不起眼的生物是矛盾的奇妙融合。热爱安宁却向往冒险,内心良善却满嘴谎言。从他身上可以看到一种纯净的光辉,不如阿瑞恩一般耀眼夺目,仿佛要代替已经枯萎的双圣树照亮所有黑暗,也不似维拉劳卡,锐利而不祥,预示着黑暗的败亡。一旦魔戒被索伦夺回,他从此只能与那些苍白的幽魂为伍,再见不到如此鲜活的生命,用同时包含着勇敢与惧怕,恭维与蔑视,冲动与克制的复杂情感和他说话了。


他是那么有趣的攀谈对象,而他刚好已经寂寞了那么久。


Chapter 5


         对奥克来说,这是个再容易得手不过的猎物。他身材比矮人更加矮小,却没有他们结实的身板和顽固的头脑。事实上,他就这么简单地昏迷在地上,看上去弱小,无害,毫无防备。


         然而当他们将刀尖指向可怜的霍比特的心脏,准备先将他捅个对穿时,冰凉的空气中先是浮现一丝震颤,金色的火焰随之升腾而起,照进奥克们浑浊的眼眸中。难以忍受的灼热顺着金属宛若毒蛇般蜿蜒而上,他们青白色尸体般的双手即刻被烧灼出黑色。然而这不是最令他们感到害怕的。伴随着火焰的光芒向外辐射的是恐惧,是黑暗,那种力量非常古老,邪恶而强大,像是末日火山翻滚炽热的岩浆,又像来自更遥远的安格班永不停息的地火。奥克熟悉这种力量,万万不敢与之为敌。


         奥克们落荒而逃,金色火焰从茫茫冰原上隐去了踪迹。这大概是史矛革第一次体会到“如释重负”的含义。他动用的那些火焰的力量来自至尊戒,心思单纯的霍比特人大概永远不会发现它除了隐身以外的用途,但那正是他们得以维持自己灵魂的方法。好在他自己就精通迷惑人这门艺术,不至于立刻就被这枚不起眼的指环迷得神魂颠倒。


         比尔博觉得自己正乘舟漂浮在冰冷的水面上,水下不时有暗影掠过,带起水面一阵扰动。他感到不安且无助,仿佛有什么事情急需自己去做。然而他被困在这片看似无边无际的水域中,无法逃离。


         然后寒冷与黑暗减弱了。水面下方忽有明光闪烁,像霞光抛下她高贵的身份投入其中。雾气升腾起来,四周景象变得朦胧而美丽。它并不刺眼,只是柔和地在船底与水波纠缠,从水拍打船身的节奏中仿佛他听到了创世之歌的回响,混沌退却,秩序得以建立。


         他醒了过来,看到巨鹰从空中投下的影子和湛蓝的天光。


         讽刺的是,在索林倒在冰面上之前,比尔博还天真的以为这一切能以童话般的结局收场。这是一趟九死一生的旅程,然而他们总能奇迹般化险为夷。他以为这次也不会例外。何况那是索林,银泉领主,石刻之王,山下国王,许许多多比尔博并不理解的古怪称号。然而没有哪一个能够将他的朋友从永恒的沉眠中唤醒。


         “哦不,不,我的朋友。”他从震惊与茫然中回过神来,猛地将一口空气吸入肺中,冷到彻骨。那种感觉就像一把刀子插在心脏的位置,然后有人握住它划开了整个胸口,“我大概真的、真的不适合冒险。”他哽咽着说道。


TBC



评论
热度 ( 17 )
  1. 流年、离歌avile 转载了此文字

© 流年、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