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离歌

年华、是谁手中跌落的繁华

不要随便推开一扇门

你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强行产粮_(:зゝ∠)_一样的梗 不一样的结局


多打了tag,重发下~




<<<


今年二月份,父母把我托付给邻居巴恩斯先生,让我到他家住一个月,因为他们要到中国去过“中国的新年”,顺便跟团旅游。虽然我妈妈是中国人,但我从来没有机会在中国度过春节,因为我要上课。


往年父母会让莫尔阿姨照顾我,但莫尔阿姨在去年圣诞节的午后睡着了就没再醒来,他们考虑了好一段时间该把我往哪儿放,压根儿没想到让我一个人住这个绝妙的主意。我已经十五岁了,根本可以独立生活一个月了,只要给我留足点外卖的钱。可他们最后还是决定让我到巴恩斯先生家去。


“我不去,”我说,“从凯蒂说她更喜欢那个家伙开始,我就发誓不再跟他说一句话,更不用说寄宿一个月。一小时一分钟我都不干。”


妈妈跟爸爸对视一眼,温柔地对我说:“我们只打算给听话的宝贝买车,不然我想,十六岁是可以拥有一辆车的年龄,也是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包括给自己买车——的年龄。”


爸爸说:“而且巴恩斯人不错,他也支持扬基队。”他冲我眨眼,“我去过他家,看到一个很大的书柜——”切!我又不喜欢看书……“上面放着很多电影和游戏光盘。”


就他们脸上的笑容来看,我知道他们一定看出来我犹豫了,真讨厌。


“另外,不止你借住在他家,巴恩斯说他的一个大学同学也准备住进去,三个大男孩一起住一定很有趣。”


“好吧。”我听到自己答应下来了。我不是没有原则,我还在为凯蒂的事生气!只是为了车,还有光盘。


*


住进去之前,妈妈让我先拜访一次巴恩斯先生,并嘱咐我一定得有礼貌,比如称谓得是“巴恩斯先生”,临走前要表示感谢。可是一见面,他就摆着手让我叫他巴基,而且行为举止跟高中生没有什么差别,我根本没办法正儿八经地管他叫先生。


更令我惊讶的是他那个大学同学——刚好在我拜访的那天搬来的,巴基介绍说他叫史蒂夫——竟然比我还要矮小瘦弱,整儿个像一根风一吹就倒的芦苇,我的同学都没几个能比他身材单薄。


他们看起来交情一般,我呆的十五分钟里他们对话不超过三句,果然在送我出门的时候,巴基对我说史蒂夫跟他是幼时的玩伴,但其实不相熟,只是找不到房子所以来当租客。我不懂他跟我解释这个干吗,说了声谢谢就回家了。


*


然而住进去第一天,我就怀疑巴基说的不是真的。


因为需要什么可以随时回家拿,所以我的东西三个袋子就装完了,但搬进去的时候巴基和史蒂夫都来帮忙了。出乎意料的是,史蒂夫力气比我想象中大,最重的那个行李袋一下子就提起来了,我还以为他这种看上去像块嫩豆腐的人只能举得起刀叉。但巴基似乎看不出来史蒂夫并不费劲,急急忙忙跑过去要和史蒂夫交换手上的行李箱,而史蒂夫只看着他微微摇了摇头,他就乖乖的提着行李箱跟在史蒂夫后面,像个尽职的保镖。


三天后,我心想他们不相熟才有鬼。


巴基说要讲一个笑话,说到一半自己就笑得喘不过气来,史蒂夫竟然也能跟着笑,只有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巴基拍着史蒂夫的大腿嘻嘻哈哈。史蒂夫说“给我那个”,巴基竟然能准确地把史蒂夫想要的东西递过去。巴基问“那个如何”,史蒂夫竟然能头头是道的评论起一样东西来,而我听完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住进去一周,我觉得巴基和史蒂夫好像有什么怪怪的。


不是我太过敏感,而是他们之间真的……好奇怪。我一时难以指出奇怪在哪里,因为巴基对我和对史蒂夫应该是一样的,比如他给史蒂夫倒饮料,也会给我倒一杯;他给我做一个三明治,也会给史蒂夫做一个——但就是有什么不对。


那么到底怪在哪里?


*


没想到我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那是我住进巴基家的第十五天,那天巴基把他卖剩的一打果汁拿了回来,说是要举行一个“果汁之夜”,邀请我和史蒂夫参加,我和史蒂夫都拒绝了,但他还是塞了一罐西柚味的和一罐石榴味的给我。我本来不打算碰,但写论文实在太无聊,我不知不觉就把放在桌面上的两罐果汁都喝下肚了。后果就是我当晚睡着后不停的起来跑厕所。


在我迷迷糊糊的第三次爬起来,半闭着眼走到走廊时,我看到了活十五年以来亲眼看到的尺度最大的画面——即使让我发现我的笔盒会说话,并且能唱Justin Bieber的歌,我也不会这么震惊。不是开玩笑,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办法直视巴基以及他“并不相熟”的大学同学史蒂夫。


一开始我隐隐约约听到呻丨吟声,还以为是巴基或者史蒂夫在看小丨电影,但我很快注意到那把嗓音虽然拔高了音调,但分明还是男声,而且越听越熟悉。我下意识停下来认真听,竟然听到那把声音抽噎着喊了句:“You are fucking good!(你他妈太棒了!)”紧接着有另一个声音回答:“You always say ‘Watch your language’, now you…”“Shut up! ”“Okay, okay,I know that’s because I am fucking good,um?(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干得很好,嗯?)”


什么跟什么?


为什么这两把声音这么像史蒂夫和巴基的?


我鬼使神差地推开巴基房间半掩的门,然后彻底清醒了。


我愣愣地看了三十秒,感觉自己的童年真正结束在这一刻。


我冲到洗手间,贴在冰凉的墙面大气不敢出,脑海里不断回放史蒂夫一边陶醉得叫个不停,一边坐在巴基身上起起落落,努力将巴基的那个吞进屁丨股的场景,为自己深深记住了这个画面而惭愧。但我真的好在意,史蒂夫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熟练,就像他们从小干到大一样,还有,巴基为什么比我大这么多。这么多。


万幸的是我没有硬。


*


经过那一晚后,之前不被我发觉的细节看起来比挂在天空的太阳还要明显。比如,巴基给我饮料的时候,只是单纯放在我面前,而递给史蒂夫的时候,却亲自送到史蒂夫手上,而且史蒂夫每次都会碰到他的手指,每次。


又比如,我在电视机前打游戏,在游戏结束到分数结算那三秒钟的黑屏时间,我发誓从电视屏幕里看到了巴基和史蒂夫在厨房偷偷接吻的倒影,虽然只碰了一下,但就是刚好被我发现了。


再比如,吃饭的时候我的调羹掉了,我弯腰去捡,猛然发现桌底下两双纠缠在一起的腿,我直起身,餐桌上,巴基和史蒂夫正若无其事地埋头吃饭,甚至没有看对方一眼。


算了,我是新时代的青少年,我能接受这些,而且我还得感谢巴基,我有勇气重新追求凯蒂了。我吃着史蒂夫烤的面包,心里展望着美好的未来,这时候,我听见吃完早餐的史蒂夫嘟囔“好饱”,然后喝着牛奶的巴基转头微笑着问他“像昨晚一样对吗”。


我默默回房间,拿起手机留言:“妈妈,我要回家,我决定自己攒钱买车。”




END

评论
热度 ( 47 )
  1. 存文小仓库你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转载了此文字
  2. 流年、离歌你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转载了此文字

© 流年、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