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离歌

年华、是谁手中跌落的繁华

【冬盾】FBI冬兵 X 特別專案小組隊長

夏君:

趁連假結束之前來浮個水
太久沒寫文了所以抓不到感覺嗚嗚
嚴重ooc慎,劇情就別太講究了233



(1)
香甜的氣息拂過鼻尖,喧擾的電子音樂唆使著在舞廳的男女們搖擺身軀,Steve坐在吧檯的最角落審視眾人,目光最後落在不遠處的包廂裡頭,他抿了一口酒杯,垂下頭,昏暗的燈光使他的神情迷離,纖長的眼睫毛像蝴蝶般翁動,飽滿鮮紅的唇瓣輕輕蠕動,令人不禁想湊上前聽清楚。

「注意點,目標還在包廂內。」

帶點喝斥意味的警告透過小型麥克風傳達給在舞廳盡情扭動的曼妙女子,不料那位女子卻極具調戲地回以他們的Cap:「我這不是為了融入氣氛才來這邊的嗎?Cap,你知不知道你一個人坐在那邊像極了情場失意的悲情男子?」

Steve抬眼,嚴厲地掃過舞廳,茫茫人海中他一下子就捕捉到Natasha,Natasha 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她眨眼,微笑。

Steve嘆息,他的隊員總是不受他控制。

就在這時,包廂的門打開了,Steve立即瞄了過去,竟發現走出來的人正目光灼灼地朝他這邊看過來,他心一慌,假裝沒發現對方的視線,平下心來向酒保點酒。

「Natasha,目標好像發現我了,等會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聽我指示才能行動,知道嗎?」

「知道了。」Natasha神情淡然瞥了眼Steve,手輕輕拂過裙底下的槍枝,在看見目標的眼神後她愣神,隨即笑了。

男人看著Cap背影的眼神像是要把人吃抹乾淨般強烈。

Natasha的笑容擴大,看來這次的情報錯了,但玩心已起的她並不想跟Steve講說她認識那個男人,免得她被飢腸轆轆的惡狼給報復。


(2)
當肩膀被人碰觸時Steve一點也不驚訝,他回頭,用著疑惑的眼神仰望男人。

「嘿,一個人嗎?」

男人露出了白皙的牙齒,唇邊的弧度像是在勾引,事實上的確是。

被西裝包覆的強壯身軀絲毫沒有遮掩到此人的男性魅力,他的吐息就在Steve的耳邊,低啞的嗓音聽起來格外誘人。

目標長得意外好看。Steve茫然地眨眼,看著對方挑眉的表情,瞬間進入了狀況,他湊上前,在曖昧的距離下停止,輕聲說道:「是的,我是一個人,那你呢?」

男人的眸子暗了幾分,他毫不避諱地摟上Steve的腰,挑逗地按了按他的背部曲線,感覺到他下意識地想躲開便更加使力,「我也是,我想,或許,我們可以找一個地方度過這孤單的夜晚,好嗎?」

灼熱的胸膛靠了過來,Steve被對方迷人的氣息沖混了頭。不該這樣的,但如果能爭取到兩個人獨處的話或許能查出什麼......

Steve正在為自己的貞操和辦案進度做選擇當中。

最後,他忍痛選擇了後者,倒不了在緊要關頭時把人打暈就好了。

Steve在跟著男人去附近旅館的路上這樣安慰自己。

(3)
在房門關緊的剎那,Steve被狠狠地摁在牆上,危機意識讓他想回擊對方,但觸目到男人充滿情慾的雙眼時他忍住了,還不是時候......Steve迷迷糊糊地接受了男人粗暴猛烈的吻。

「叫我Bucky......」

男人單手扣住Steve的後腦杓,親暱地貼著他的唇,啃咬著,吸吮著。

「B、Bucky等......」

Steve的手抵在兩個人之中,他稍稍施力想推開他,Bucky卻笑了聲,拇指強制性地伸進了Steve的口腔,撩撥著粉嫩的舌尖,他舔舐他的下顎,長腿硬是插進了Steve的雙腿間,感覺到他的顫抖,Bucky轉而掐住他的下巴,再度吻了上去。

灼熱的舌頭瘋狂的舔舐Steve的口腔內部,來不及吞嚥的唾液從嘴角流淌,Bucky緩了動作,輕舔Steve的唇角,頂住他的胯部,Steve無法克制地臉紅了。

Bucky滿意地含住Steve通紅的耳垂,手非常不安分的想扯開對方的衣服,Steve慌了手腳,趕緊抓住對方的手,喘息道:「先、先洗澡......」

Bucky吻了他的鼻尖,口吻帶點笑意:「一起洗?」說著,他又頂了頂自己腫脹的部位。

Steve對於這黃暴的行為羞到不行,他咬牙,靠上了對方的肩膀,弱弱的道:「不......那個......先讓我做點心理準備,我、那個,第一次......」

Bucky了然地點點頭:「喔?第一次約炮?」

Steve差點咬到了自己的舌頭,但他此時只能強迫自己點頭。

Bucky笑了,他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轉身往衣櫃走去,Steve在心底鬆口氣。

男人拎著浴袍走過Steve時勾住了他的手往下面摸去,「我先去洗澡,你慢慢來,我等你。」

Steve被那腫脹的慾望給嚇到了,他胡亂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終於,男人進入了浴室,Steve在聽到水聲時整個身體都軟了,他雙手捂臉,老天,他一定要叫Fury給他加薪。

特別專案小組做的都是出生入死一瞬間的調查工作,但他從來沒遇過這種的!

Steve拍了拍自己的臉,打起精神,他迅速地走到床邊搜索著男人的外套,內口袋中有個皮夾,在看到對方身分證的瞬間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個人不是Red Skull。

這個人不是Red Skull。

這個人不是Red Skull!

Steve連想要罵髒話的念頭都有了。

他輕按領子上的麥克風,「Natasha!」

「......嗯?Cap?你的聲音怎麼還聽起來那麼正常?」顯然對方停頓了一會才回覆Steve。

Steve皺眉:「什麼意思?」

「噢,原來如此,那個男人還沒開始嗎?我還以為他已經餓死了,呵呵。」

聽著對方的語氣Steve便猜想到Natasha可能知道這位男人是誰,而且她還是在知道他是誰的情況下任由她的上司跟著對方走!該死!

「Natasha!把你所知道的訊息都給我!」

「冷靜Cap,趁現在放鬆一下。」

「Natasha!」

「Ok,別怒,我這就講,Bucky Barnes,FBI的頂尖探員,這次逮捕Red Skull的計畫中局長私下與FBI接線,只是還沒確定下來所以沒跟你講。」

「那你怎麼會知道?」

「我也是剛剛才跟局長確認。」

「但是你認得Bucky,right?你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我跟他走?」

Steve生氣的質問Natasha,他覺得今晚的一切都是場鬧劇!

然而很可惜,在Steve聽到Natasha回答之前,他先一步感覺到後方人的氣息,Steve迅速轉身,扣住男人的胳膊將人壓在地上。

「你早就知道我是誰了?」

Bucky發出悶悶的笑聲,「我知道你有十年了,Steve。」

那聲Steve,輕如水,膩如火。

Steve有些愣神,轉瞬間,他便被男人反壓在地。

「嗯,讓我想想,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你第一天當上警察的那一天,我那時候在執行什麼任務我忘記了,我只記得,僅僅一眼我就被你迷住了。」

Bucky邊說邊摩挲著Steve的臉龐。

「在太陽地下熠熠閃爍的金髮、你那炯炯有神的藍眼,噢,還摻雜些綠色,還有這誘人的身軀,我越是打聽你就越著迷於你,你充滿著正義感,純粹的像救世主,我的救世主。」

Steve有些不知所措地聽著Bucky的告白。

「五年前,你被Fury相中,當上了特別專案小組的隊長,那時候我就覺得,啊,你離我又更近一點了。」
「三年前,我在執行任務時出了些意外,失憶了,我就覺得我好像少了什麼。」
「一年前,我又看見了你,然後又愛上了你,我就馬上想起了一切,從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已經無法只遠遠的看著你了。」
「現在,我暗戀十年的人在酒吧勾引了我,即使動機不純,我也忍不住了。」

說完,Bucky便俯身吻住了Steve。

Steve似乎被Bucky的深情告白給噎住,但當對方激進的侵略過來時他便清醒了。

「W、Wait!」

「怎麼了?你的心理準備還沒好?」Bucky貼著Steve的額頭笑道。

Steve的臉好像更紅了,「這、這說不通,就算你認識我十年,也不能......我才認識你不到兩小時!」

「這不成問題,我們可以先舒服一次再讓你好好認識我。」

「......Bucky Barnes,你真的有聽出問題所在嗎?」

「噢,老天,你喊我的名字實在是太帶感了,我都要硬透了。」

「停止你的語言暴力!Bucky Barnes!你如果繼續下去是違法的!」

「還記得四十分鐘又三十五秒前,你那誘人的紅唇吐出的話嗎?『是的,我是一個人,那你呢?』」

Steve第一次有了想殺人的衝動。

「你明知道那是因為......!」

「對,但是我還是因此高興的無可自拔。」

Steve怔怔地對上Bucky溫柔又深情的雙眼。

「Steve,拜託了,我愛你,好愛好愛你......就當作被狗咬了吧......」Bucky的吻落在Steve的臉頰、眼睛、鼻子、額頭,虔誠地像是在膜拜什麼。

Steve安靜地讓Bucky吻上自己的唇。

......他一定是瘋了才會答應他。

噢,反正、反正......他也不是直的。


隔天早晨。

Natasha接到了Bucky的電話。

「局長,Cap要請假。」

深知內幕的Fury嘆了口氣:「......別說了。」

评论
热度 ( 60 )

© 流年、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