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离歌

年华、是谁手中跌落的繁华

【鯊美】Gimme all of you

破碎的另類現實:

James喜歡和Michael面對面躺著,或許因為這是讓他感覺自在,是一種有彈性、隨時可以改變的體位吧?可以不接觸只是看著對方、說說話,可以交纏擁抱,可壓上Michael,或被他壓上,可以鑽進Michael的肩窩或貼上他的胸膛,或被他狠狠摟進懷裡。有種遊戲又像較勁的趣味,看彼此給的訊息,試探、反應、發動、對抗或跟隨。




James摸著Michael的二頭肌,嫉妒它的漂亮線條和緊實彈性。




男人的本性是競爭的,即使是面對自己親愛的人,仍存著比較強弱優劣的意識。




論生理性條件,像是身高體重肌力體能之類的,在沒有刻意鍛鍊強化的狀況下,從數字和能力上來看,James不得不承認Michael都是強勢的一方。




因此,這是為什麼James無論如何在口頭言語上,絕對要佔上風。




James每每想起自己在訪談裡「污名化」Michael「not a tender lover」這件事,總感覺得意、有種作弄人的快感,反正真相只有當事人心知肚明。




Michael很少在口頭上與James爭高下,而直接在肢體語言上顯示他的強勢。男人與男人之間,重量是角力的工具,展現張力的媒介。每當Michael帶著侵略性與佔有慾壓上,James越是感受到Michael主導和控制的慾望,就越喜歡去對抗他的動作和力量;不然,就用閃躲的方式,讓他無法立刻得手掌握。這對Michael來說就像一種刺激、ㄧ種挑戰,越需要費勁取得的東西會讓他得到後更有快感。或許這更是一種James風格的挑逗和誘惑方式。




但James總還有其他不需角力的方法讓Michael順著他的意。




「噯,你過來一點~」James 的大腿大膽勾著Michael的腰臀,一下ㄧ下地捲動著,像在挖冰淇淋一樣。




Michael把身體挪過來,手掌覆上James後腰的凹槽弧線,摟他摟得更近更緊。




James的暗示還沒結束,腿繼續捲著,一手拉住Michael在他腰上的手臂,另一手穿過Michael的腋下,肘彎卡上闊背肌。




Michael笑了一下,翻過身便俯上James。




James知道Michael即便看似順著他的意思,也不會錯過展示強勢與佔有的機會,透過一種溫柔的方式,尤其在浪漫前戲或甜蜜溫存時。




就像現在,Michael俯在他身上,微微的身體重量加深肌膚緊貼的親密感,卻不壓迫,透著的體溫熱氣,好像春天的陽光,讓人稍稍皺起眉,卻不覺刺眼和熾熱。




這種舒服的感覺讓James總會情不自禁撫摸起Michael的側腰臀骻,想要迎向、貼近他,讓Michael覺得他需要他。




不過,James突然很想笑,笑Michael無所不在的控制欲,因為連現在撐在James身體兩側手臂用上的力氣都是妥善計算過一樣的,以便把人好好圈在他的溫柔體貼裡。




這男人就不能稍微卸下嗎?真是個牡羊座的控制狂...




「Hey,我想好好抱著你。」James的手沿著Michael的脊椎壓上他的肩胛骨。




「你不是正抱著我嗎?」Michael的嘴角上揚翹著,手撥揉James的紅唇,表情看起來滿足而寵溺。




James收緊手臂,用力互扣著自己的手肘,試圖把Michael緊緊箍住。




胸口受到預料之外的猛烈擠壓讓Michael忍不住咳了一聲。




「把全部的你交給我~」




Michael吻了吻James紅潤的嘴唇輕聲說,「我全部都是你的~」




「我是說...」James努力在Michael啄吻著他嘴角的空隙澄清說道,「把你身體的重量放在我身上。」




Michael停下他的吻,故意瞇著眼睛做出一種迷惑又質疑的表情,「你確定?你知道我有70幾公斤重吧?」用鼻子蹭著James的鼻子,「我怎麼捨得把你壓扁...」




「我就是想抱著100%的你。所以,把你身體的重量全部交給我。」




James俏皮地啃咬Michael的下唇,吸了一口。




「我沒你重但也有快70公斤,我也有健身、有拍過動作戲好嗎?」




Michael雖然笑著,但James看出他心裡可不確定這是個好主意。




於是James繼續扣穩手臂,緊緊下壓,一點也沒鬆開,刻意咬緊牙根,表示他的決心。




「好吧!看你什麼時候會受不了哎叫出來。不准叫我”Fat”bender,可別惱羞成怒把我踢下床~」




於是,Michael放下撐在James身體兩側的上臂,小心翼翼地把手臂攤在床上。




James閉上眼睛,感覺到Michael的胸口慢慢沉了下來,像塊平坦的大石板,胸前脈搏的跳動打在他身上,是種出乎意料的敏感刺激。被重物壓著的感覺讓呼吸變得吃力,James眉頭不自覺微微皺起來。




「你只有這麼重嗎?」James覺得自己要把這句逞強的話從喉底吐出來都有點勉強。




這厚實的軀體,James承認Michael確實是個強壯的男人,他想把Michael壓迫到自己整個胸腹面軀幹所引發的緊繃釋放掉,於是鼓足了力,好好吐了一口氣,。




說也奇怪,壓力和緊張好像真的隨著呼吸離開身體,James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較軟,就像一塊墊子,多出了空間讓Michael的胸口陷了進來。下一秒,Michael也學著他深深吐氣,輕輕把頭放上枕頭,鼻子貼著James的耳側,呼吸的熱氣像搔癢一樣掃過。




兩人就這樣一起吸吐了幾次,James漸漸鬆開他緊扣的手肘,讓手臂內側肌膚都貼合Michael的背,輕輕環抱著。然後如檢查似的,摸著Michael的後頸、肩胛骨、闊背肌,一路到腰背。




「不公平,身體放鬆也全是結實的肌肉啊?」James故意拍了拍Michael號稱「歐洲第一腰」的區塊。




「你覺得我還在用力嗎?」Michael輕輕地但很認真地說。




於是Michael再次吐氣了幾次,試著完全卸除身體支撐力。這時,James感覺Michael的身體進到一種更為鬆弛的狀態。只是,越鬆,就越重,比他以前用力頂著或刻意對抗、想要推開時感覺還要重。




Michael你好重!你居然忍心把我壓扁!




James在身體深處大叫著,希望抱怨般的語句有助緩解壓迫感帶來的不適。




但這「嫌重」的念頭一出現,加上實實在在的重力,James的胸肋反射性撐緊著,呼吸變得短淺。




身體果然不會說謊,尤其兩人現在胸貼胸、腹貼腹的。




「我真的很重,你受不了了,嗯?」




Michael縮了縮小腹,直覺提氣可以減輕重量。James卻覺得因小腹收縮而鼓大的胸腔壓得他更不舒服。




「你別動!」




不認輸般,James試著再次深深吐了ㄧ口氣,心想這大概是以後若大象踩上他的胸口都能用得上的放鬆法了。




也許有了經驗和心理預期,隨著兩人又漸漸去除緊繃,骨骼肌肉再次陷入彼此的身體。




Michael的身體密度高、不太有脂肪,肋骨和骨盆的邊角因此顯著特別銳利。要精準形容頂進來的感覺的話,James會說是「痛」。在其他身上的接觸點,緊實飽滿地壓著,James感覺自己好像被牢牢抓著、被吃進去似的,賴也賴不掉。




呼吸的起伏在一起,動脈裡的血液好像流過對方的皮膚,然後流進對方的身體,交替著脈搏跳動打擊的節奏,直接覺察到自己和對方的存在。




身上壓著一個70多公斤的Michael讓心跳和呼吸都變得不再理所當然,變得辛苦了。這跟做愛不ㄧ樣,不是激情的,而是生存本能。




「James,你知道嗎,我沒被讓人這樣抱著過。」Michael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




「嗯,那你喜歡嗎?」




Michael怕驚動這刻平衡似的,一直沒回答。




沈默的片刻中,James想起一次喝了個爛醉,他整個熊抱趴在Michael身上睡著了。醒來時他發現自己整晚把Michael的胳臂當枕頭,一頭亂髮蹭在Michael的臉上,Michael抱著他,纏著他的腿。那時他意識到兩人的樣子好像羅曼史小說封面,混雜著既感溫情又覺尷尬的彆扭心情,馬上毫不客氣把Michael搖醒。




「你幹嘛裝Man這樣把我抱著睡?放開我~我要起來!」Michael似乎還在半夢半醒之間,眉頭皺著,整個人反應遲鈍,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James自己把他手扳開、抽出被繞住的腿、爬出他的懷抱時,Michael後知後覺似淡淡笑了一下。




James對Michael當時的皺眉、反應遲鈍和那抹笑,恍然有了新的解讀:被人壓著哪睡得好,手臂和腿大概都麻掉了怎麼一時動得了。這樣還笑得出來.....果然是個充滿照顧欲和保護慾的男人。




「噯,Michael,你喜歡讓我這樣抱著嗎?」




James之前沒有過這樣的感覺,用這種方式承受一個人身體的重量。




他沒料想到70多公斤壓在身上,他還能呼吸。他不確定是不是因為這個人是Michael所以他做到了。




James也沒料想到Michael願意全然把身體重量交給他,這個牡羊座的男人可以卸下力量、放下展現佔有支配保護強勢的意圖,無所為的把自己攤放著任他處置。




和這樣身體狀態的Michael接觸貼連著,James感覺就像在濕冷的冬天裹著的紮實厚重棉被,將人與寒凍的空氣隔離,只覺得安穩,暖心的,不想移動,不想離開。Michael身體的重量包覆他,體溫和呼吸逕自沁入了他的體內。




James沒料想到自己會喜歡這種感覺。




Michael平緩呼吸的鼻息掃過James的耳側,輕輕用著捲長的睫毛磨蹭著他的耳廓,混著微弱低沉的喉音,「我可以一直讓你這樣抱著~」




James發癢了,想甩開Michael在他耳邊肌膚的動作,微轉過頭,親吻著Michael放鬆下來而變得柔軟有彈性的頸側,趁著Michael沈迷在他唇的愛撫之中,順勢把腿滑開夾緊Michael的腰髖,用力熊抱住Michael。




「那我要用100%的力氣把你抱住!吼~~~」




James猛然翻動自己的骨盆,可是要從70多公斤的重物下翻身,第一次嘗試便失敗了。




但Michael總是很快掌握到James的意圖,而且行動敏捷,自己滾背一躺,連腿帶手,腰腹一收的就把James抱上身。




James咯咯笑了幾聲後說:「換你好好抱著我。」




沒等Michael回應James就把頭埋進Michael的下巴頸窩,然後動也不動。




「把全部的你交給我。」




James 欣然接受的笑意裡似乎還透著一抹俏皮。




他一點也不擔心會壓垮Michael,還是讓Michael抱著吧,不管是什麼姿勢,不用再閃躲,不用感到介意。James知道,這男人就是強勢,一直都接受得了他的一切。




用不著再和這男人角力了,或放任那源自潛意識不安感而動來動去的肢體反應。除非,是為了增添情趣。



评论
热度 ( 33 )
  1. 流年、离歌破碎的另類現實 转载了此文字

© 流年、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