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离歌

年华、是谁手中跌落的繁华

【NYSM2】【Danylan】如何向你的男友坦诚你是个魔法师

土肥圆的圆:

  CP: Daniel/Dylan


  Summary: 一觉醒来,Daniel发现自己从一个魔术师变成了魔法师。


  傻白甜一发完。和 @我很饿 聊天时产生的脑洞,所以送给她=3=




  -


  “所以你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吗,”Merritt问,“从红心皇后变成了红女巫什么的。”

  “我更喜欢你叫我甘道夫,如果可以的话。”Daniel打了个响指,他的指尖上缠着若隐若现的红色光芒,“不过,是的。大概就是和红女巫差不多。”

  “这可真神奇。”Lula说。

  女骑士兴奋地绕着Daniel打转儿,时不时地拨弄着自己的头发——自从看见Daniel身上出现怪事之后,她就老这么做,Jack不得不拉着她的手,避免她在扯着头发一天之后就使发际线后移。每当Daniel手上红光大盛,她就挪不开眼,仿佛随时准备着要尖叫。

  “你打算告诉头儿吗?”Jack看着Daniel的手上呼呼往外冒着火苗,不由自主离得远了些。“头儿会吓坏的,毕竟你突然从一个魔术师变成了火系魔法师。”

  Daniel咕哝了句什么,他手上的火苗突然静止了。然后,在大家惊恐的注视下,那火苗居然开始结冰,下头长出了枝叶什么的。他将那朵奇妙的——呃,怎么说来着,冰与火的结合体,姑且算是一朵可爱的小花儿吧——塞进了在场唯一一位姑娘的怀里,站起身来抚平了他西装外套的褶皱。

  “我觉得自己大概是水系和火系双修。”他挥了挥属于他的那根不存在的法杖,挑着眉头笑——每当他完成了一个精妙绝伦的魔术时,他总是笑得那么自得,女粉丝们可爱死了这种表情,“我得往我房间贴新海报了,‘伟大的奇迹,大魔法师Atlas',听起来怎么样?”

  “不怎么样。”Merritt总是以泼Daniel的冷水为乐,“更有可能的是你会被关进博物馆,或者马戏团,每天往小姑娘们的头上变冰雪王冠。你知道,那个,什么什么女王,可受欢迎啦。”

  “那是Elsa。”童心未泯的女骑士咯咯地笑着,她的脸上泛着红晕,手中紧紧捏着那朵漂亮的冰与火之花,“说真的,Danny,你现在能往我头上变一个皇冠吗?在下一次网络投票选最帅魔术师的时候我会投你一票的。”

  “嘿,你不能这样,你答应了会选我。”Jack抱怨。

  Merritt总是不放过任何起哄的机会:“还有我。我可是女士们梦寐以求的大卫,如果不算上我的脑袋的话。”

  “毫无冒犯,”Daniel假笑,“那只可能出现在噩梦中,无头骑士先生。”

  Merritt还想说些什么,Lula打断了他——他们唯一的那位姑娘提着裙子倏地站了起来,开始像个舞会女王那样快乐地围着他们转圈。

  “哦,天。”Jack说,紧盯着Lula头上突然出现的冰冠不放。

  Merritt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凑过去和Daniel打着商量:“嘿,小公主,”他说,“我可以把你用魔法讨好姑娘的事向Dylan隐瞒下来,你能给我也变一个吗?要金色的。”

  “我可听见了,Merritt,”Dylan从门外走进来,手里提着几大袋子冷冻食品和乱七八糟口味的罐子,他不得不用嘴咬着其中一袋好腾出手拧开门,这让他说话像抿着块糖,含混不清,“Danny,你又怎么了?被Merritt抓住你用魔术糊弄三岁小姑娘并让她心甘情愿献出她的易拉罐拉环戒指?”

  “嘿,Dylan,你回来了,”Daniel快速收回了手,他手上那些诡异的红与蓝都消失了——那双属于魔法师骨节分明的手自然而然地接过了Dylan手上的东西。“带什么好吃的了?我快饿坏了。”

  “你喜欢的都有。”Dylan说。他无视了Merritt“头儿对Atlas总是那么偏心,还以为我们瞧不出来似的,公平公正,哈?”的抱怨,然后好奇地盯着Daniel的头顶。“Danny,我好像出现了幻觉。”

  “怎么?”

  “你头上出现了两个槽,看起来像是血条和蓝条。”

  Daniel:“......”

  “事实上,我还挺确定的。”Dylan揉了揉眼睛,“要命。红的那条旁边标着HP,蓝的那条旁边标着MP。真有意思。”

  Daniel回过头:“你们也看得见?”

  戴着半融化、正往下滴着水的王冠的姑娘赶紧摇头。一左一右两位骑士在隔着冰雪女王对视一眼之后,也对着Daniel摊了摊手。

  “Danny,我刚才好像看到你自动回复了3点MP。”Dylan说。




  -

  四骑士和Dylan见惯了大风大浪,他们很快就接受了Daniel奇怪的魔法师设定——好吧,可能得把Dylan排除在外。他们的头儿显然还有些不习惯,他甚至被Daniel抓住大晚上不睡觉目不转睛地盯着血蓝条,甚至丧心病狂地扯掉了一根属于Daniel的头发,就为了看看那血条里会不会少掉一点儿血。

  除了Dylan,似乎没有人看得到Daniel头上的属性栏。还好他们算得上形影不离,所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将啤酒迅速冷冻得掉20点MP,给从树杈上掉下来的小猫加个水盾则需要100点MP,这些Dylan都会提醒Daniel。

  问题是,这些被耗费的MP如何迅速补回来?

  Dylan揉着已经快看重影的眼睛最终宣布,蓝条似乎每分钟自动回复3点,期间Daniel不管是站着坐着或是躺着,对速度似乎都没有什么影响。

  “这没什么。”Daniel说。他的眼光里碎着星星,面对Dylan时总会是亮晶晶的。现在,他的MP值空了大约三分之一,他刚刚变出个圆头圆脑像是个小精灵的玩意儿并塞进了Dylan的口袋里,“比起这个来——嘿,外头在下雨。”

  Dylan把手伸进了口袋里,惊悚地发现口袋里的那个小家伙居然在拱他的手指。这真是不可思议,毕竟他从没想过要生活在一个魔法世界。“是啊,外头在下雨,”他拍了拍那小家伙,随口一说,“怎么,你要表演控雨魔法吗?”

  两分钟后,他发现他竟然猜对了。




  -

  Daniel躺在了沙发上。

  他是被Dylan半拖半抱着弄回来的。他显然还不太控制得住他的法力,所以他的法术失效了。

  好吧,也不算是完全失效。在刚开头的十秒钟里他成功地停住了雨。Dylan花了一秒钟感慨这难得一见的奇妙场景——伙计,它可不是什么光线与频率的小花招,这是货真价实的奇迹——剩下的九秒他的目光停留在了Daniel身上。

  他的那位大魔术师先生——现在是不是得修改称谓为大魔法师先生了——呼风唤雨的样子实在太耀眼,笑容在被摁了定格键的雨幕中吸引着他,他几乎要着了迷。

  然后大魔法师Atlas先生的身影晃了两下,几乎站立不稳。Dylan在又开始往下落的雨水中勉强看清楚,Daniel头顶上的蓝条已经全空了。他赶紧冲过去,在扶住Daniel肩膀的时候,他看见悬在Daniel头顶上的蓝条颤巍巍发着抖,可怜兮兮地回复了3个点。

  Dylan把占据了整个沙发的Daniel往沙发里推了一些,好让自己的屁股能坐到个边缘。他摸着Daniel的额头:“别逞能。用光了蓝才停了十秒钟的雨,逊毙了。”

  Daniel没什么力气,但跟Dylan拌嘴永远是他热衷的兴趣爱好。“你有本事凭空停五秒。你知道,那可不是魔术。”

  Dylan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笑。

  “其实我原本指望还能得到点别的什么。”Daniel捏着Dylan的手指头,小精灵从Dylan的口袋里爬出来,捂着脸飞去别处了,Daniel注视着它扇动的翅膀,“比如说,一句表扬?毕竟你得承认,从来没人做到过这一点。……或者我值得更好的,例如一个吻?”

  “作为一个新上任的魔法师,你显然很努力,”Dylan说,他凑近了一点儿,“所以,是的,表扬会有的。”

  Daniel扣住了Dylan的手腕,他们之间的距离终于化为零。刚才还躺在那儿有气无力的魔法师拽住他恋人的领子,强迫对方奖励他一个吻。

  “你这个糟糕的控制狂。”在亲吻的间隙里,Dylan抱怨。他总会在亲吻的间隙里抱怨,并怀着一半儿的期待指望他的恋人又凑过来吻他。

  他的视线往上移了些,然后他停住了。

  “我们大概找到了让你快速回满MP的办法了。”Dylan说,他快速在Daniel额头上亲了一口,看着那管蓝条突然亢奋地回了一大截,旁边还多出了一个心形的buff标记,“我有可能是个没觉醒的祭司什么的。我可不知道我的口水还有这效果。”

  Daniel大笑。他从沙发上坐起来,额头抵着Dylan的。“我的蓝条回了多少?”

  “一半。”

  Daniel挑了挑眉。他的鼻子撞上了Dylan的鼻子,两个人的气息纠缠在一块儿。

  “我觉得我可能还需要你的吻。很多很多个。”Daniel说。

  “也许。”Dylan说。

  在衣服被扯开扔去一边并彻底沉迷之前,Dylan瞥了一眼——最后瞥了一眼Daniel的属性栏。

  心形buff没有消失。蓝条正在一点点回满。

  ......但似乎有点副作用。

  原本满格的血条现在只剩下三分之二了。






  -Fin-






  一个非常无聊的小故事hhhhh


  尽量试着写可爱了,如果这个死蠢小故事可以让大家稍微感到一点点甜那我就可以开心一整天啦(^o^)/


  中秋快乐!


  

评论
热度 ( 93 )

© 流年、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