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离歌

年华、是谁手中跌落的繁华

【NYSM2】【Danylan】如何俘虏你的医生以及打败情敌(中)

土肥圆的圆:

  CP: Daniel/Dylan


  Summary: 然而玫瑰花与快递员真的是无辜的。  




  -


  中篇




  这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好吧,如果忽略掉办公室其他人好奇又八卦的眼光的话,其实这算是一个相当正常的早晨。

  速递员把一捧巨大的玫瑰花束——“我的天,这束玫瑰花得有整整一百朵吧,它们是各种各样颜色的,红色的花瓣上居然还镶了一圈儿金边!一定是那种有钱人的奢侈玩意儿!”一个六十多岁戴老花镜的女清洁工尖叫起来——放在了Dylan的桌上,微笑地看向站在一边儿使劲揉着自己太阳穴的好医生。

  “一位匿名者让我给您送花。”穿着制度的快递员说,由衷地微笑,“这可真是太浪漫了,您真幸福。”

  Dylan觉得自己的太阳穴正突突直跳,在这尴尬的一分钟里他肯定自己又多添了几条白头发丝儿。最后,他勉强挤了个还算得体的微笑,声音里带着些礼貌而温和的虚弱:“好的,好的。你就把玫瑰花先推到我桌子底下去吧,等会儿我自己来处理。现在你可以走了。”

  快递员对着Dylan微微欠了了身,并没有走的意思。Dylan疑惑了,他盯着快递员的脸思考了一会儿,犹豫着掏出钱包。“噢,是的,我没有注意到,抱歉。你的小费。”

  将十美元放进自己的口袋,快递员仍然杵在那儿。他指了指那束花,好心肠地解释:“玫瑰花是到付的,先生。”

  Dylan的眉头拧了起来。就算再后知后觉,他也明白现在的状况了:“所以,这个需要我自己付钱?说实在的,我真的不需要一束玫瑰花,这个能不能退回......”

  “不行。”快递员斩钉截铁地打破了Dylan最后剩下的一点点希望,“这可是我们去店里配的,不支持退货。先生,您拒收的话这事儿就算没完——”


 




  所以这真的是一个相当正常的早晨。如果忽略掉周围同事的窃窃私语,快递员责难的目光和口袋里正在疯狂作响的蜂鸣器的话。在一片嘈杂的背景音中Dylan再次掏出钱包,艰难而心痛地点着他的钞票,当他终于点出快递员要求的数目时,他的钱包里就剩下可怜巴巴的几美金了。

  他把钞票一股脑塞进了快递员的怀里。“给你,拿走吧!”他恼火地大声喊,“咱们两清了!告诉匿名给我寄花的那个,让他给我赶紧滚蛋!”

  “我会将您的话带到的,先生。”

  快递员喜滋滋地走了。Dylan从口袋里掏出了响个不停的蜂鸣器,手劲大得差点把那东西捏碎。当他看到上头跳动着的号码来自某一个令人头疼的病人时,他翻了个白眼,决定暂时不理会。

  他坐在桌前望着掉落了满桌的玫瑰花瓣发了一会儿呆,开始动手把玫瑰花挪到地上,他可不想别人一眼望进办公室时以为他在桌上弄了个娘唧唧的小花园。一张卡片从玫瑰花里掉了出来。

  哦,上帝。

  有两个小人在Dylan的脑袋里笨手笨脚地跳着探戈,不小心踹到了他的脑神经,让他觉得有点儿头痛。他捡起那张卡片,上面是熟悉的笔迹:




  如果不想下午的时候收到付费海鲜杂烩和海景龙虾饭的话,就乖乖地把玫瑰花给我送来。

                                                                                ——你的爱。知名不具


 




  Dylan讨厌一切海鲜。它们总能把房间熏成汪洋大海,泛着股让人窒息的腥味儿。他深爱的那个情人——不不不,这里他得做出一些更正,是“讨厌的”,他最最讨人厌的那个情人——分明就是吃准了这一点,老给他制造点麻烦,在他手忙脚乱打开窗户把头伸出去透气的时候把他拽回来,摁着他的后脑勺给他一个还带着龙虾味儿的吻。他挣脱不了,最后只能泄气地哼哼,用手去攀着他情人的脊背。

  他想起来,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已经有超过四十八小时没有吻他的情人了,这大概还算不上有多遗憾;他可能也错过了很多次拽着对方衣领,用额头去撞对方额头、小学生式打架的机会,这好像就有点儿遗憾了。

  怀抱着这样的遗憾,Dylan站起来往某个老爱找麻烦的病人那儿去了。

  几秒钟之后,他又气势汹汹地冲回来,没好气地抱起了那束玫瑰花一阵风似的走出办公室。一个小护士从他边上经过,被散发着玫瑰香味儿的风吹起了裙角。


 




  “哇哦,这真是太浪漫了。”怀里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的Daniel感慨。

  在Dylan进病房的五分钟以前,他致力于摁他床边上的按钮,以确保他的那位医生无时无刻不被那恼人的嗡嗡声所骚扰。

  医生捧着那束足以遮挡目光的彩色玫瑰摇摇晃晃踏进病房的时候Daniel假装正在看一份报纸——不过他也没想这个障眼法能瞒过他的医生。他从报纸后头悄悄往外瞧,恰逢Dylan从玫瑰花束边上探出头,精准捕捉到了他的目光。两人的眼神撞在了一块儿,为了避免它们变得黏糊糊的分不开,Daniel放下报纸,装模作样地轻咳了一下,并在一秒钟之内就端起了那种恼人的自大样子。

  “我猜我的医生终于下定决心要对我表白了?昨天我就觉得你看我的眼神不一样。”Daniel打了个响指,斜睨着Dylan,眼中的调笑和揶揄满满当当,“真是不容易。你这么个不解风情的人,让你在几百种玫瑰里挑出向我表白的种类一定为难你了。我看看,一百朵。花语是什么来着,想给我一百个吻?”

  “你想多了。看你的眼神不一样是因为你头发的卷儿没有我的好看,你却还觉得得意洋洋,我觉得有意思。”Dylan说。他本来想把玫瑰花扔在Daniel包得严实的伤腿上,却在最后一秒钟改变主意,小心避开了那条腿,而花束直挺挺地落进了Daniel的怀里,“玫瑰花的话语?还有这种东西?唔,一百朵,我想大概是‘想揍你一百拳'的意思吧。”

  “揍我一百拳,hmm,”Daniel屈着手指比了个巨大的引号,“我相当怀疑,医生。你没有在玫瑰花里放上爱的卡片什么的吧?那会造成我的困扰。”他眨了眨眼,饶有兴致地说,“我有恋人了。瞧,他虽然有些年纪了,总是不在家,脾气也差点得要命,但怎么说来着,我就是拿他没辙。”

  “那你把玫瑰花还我,Atlas先生,”Dylan从Daniel床头抽出查房记录表,唰唰地在上面写了两笔。Daniel坐直了身体往那上头瞥着,Dylan的字迹相当潦草,但他发誓自己在上头看到了一个一笔画就的难看哭脸,于是他躺回床上去嗤笑了一声,换来Dylan不赞同的咕哝声,“你的情人如果知道你收下了别人的玫瑰花,他会生气的。”

  “真的吗?”Daniel摇摇头。然后他像是恍然大悟似地睁大了眼睛,表情像个好学而无辜的孩子——只除了嘴角挂着点儿恶劣的微笑,“你真的觉得他会生气?毕竟他可从来没吃过我的醋。他对这方面一向不太在意,大概是对自己太有信心?顺带一提,就连这点也让人难以忍受。”

  “也许他只是对你有信心才从不在意。”医生意有所指,他把查房表扔回去,摘了一朵玫瑰花扔在Daniel头发上,看着他的病人手忙脚乱往下摘着花瓣,“你该知足了。难道你真的指望他因为吃飞醋而无理取闹吗?‘Danny,你说,你昨天去哪儿了,是不是外头有别人了!'”他吊着嗓子学个气急败坏的姑娘叫唤,过后摸着喉咙咳嗽了两声,“你受得了?”

  Daniel深深地看着Dylan。“这么说我还应该谢谢他的从不在意,嗯?”他叹了口气,露出个微笑,“不过正好,反正我也不太在意。”

  他扭过头去招呼他隔壁床的病人——那个总是和游戏机黏在一起难舍难分的年轻人此刻正仰面朝天打着呼噜。听见Daniel的声音,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碰痛了他的尾椎骨。他像被踩了尾巴的猫那样大声叫唤起来。

  “亲爱的,”Daniel的声音如同涂了蜂蜜。Dylan在边上骂了一句,Daniel充耳不闻,伸出手去,隔壁床的那个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和他击了一次掌,“今天感觉怎么样?中午一起去吃饭?”

  游戏机男好像有点受宠若惊,他双手捂着脸,嘴巴大张着——毕竟昨天Daniel还算不上是什么友善的室友,说话时兜着圈子,三言两语中老夹着些软刺,像是在他们之间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墙,像是永远都走不近他——说真的,今天就变成好朋友了,哈?

  游戏机男摸出他的游戏机,鼻头突然变得红红的。“可以,”他说,好像有点儿害羞——情有可原,Daniel魅力全开的微笑向来也没谁能抵挡得住,男的女的都要晕头转向一会儿。“中午我们一起去,我可以做你的拐杖,伙计。”

  他的游戏机被抽走了。Dylan站在他的病床边上把游戏机举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游戏机男试图挣扎:“医生,你不能——”

  “我当然可以。”Dylan满面春风,但不知为什么,无辜的游戏机男从他的笑容里硬生生看出了一丝气恼,这让他瞟着Dylan的眼神没那么有底气了,而医生看出了这一点。“我这是为你好。不能让你老是待在床上玩游戏,你可以下床走动走动,但每次时间不要超过二十分钟。”

  Daniel举起双手,半真半假地欢呼:“看看是谁赢了!从不在意?有意思。”他给了Dylan一个飞吻,“看来某人也不是从不在意,对吗,医生?”

  Dylan没说话,因为那个看见Dylan就脸红的小护士又出现了——说真的,她身上真的没有带什么定位装置,每隔一小时就报一次Dylan的位置吗——她凑过去,递给Dylan一小块糖。

  “这个,送给你。”小姑娘红了脸,说话磕磕绊绊的。

  Dylan接过了糖。小姑娘带着一脸快要昏厥的表情战战兢兢开了口:“中午一起吃饭?啊,还有其他人,其他人也在——”

  “不用担心。”Dylan温和地说,“我很乐意。”

  “办公室恋爱难道不是不被允许的吗,医生,”Daniel突然出声,明明压不住火了却还微笑着,让他看上去阴沉得可怕,“还有护士小姐?”

  护士小姐的脸上快要可以煎鸡蛋,如果凑近点儿看,一定可以看到她头上正在冒烟啦。“......我先去忙其他的事。”她对Daniel点了点头,头偏了个小小的幅度瞥了一眼Dylan,小跑着走了。

  “从不在意?有意思。”Dylan学着Daniel之前的语气,“记得有人说过他不太在意这个,好吧,也许是我听错了,是吧,Atlas先生?”

  Dylan走了出去,Daniel用鼻子哼了一声。边上的游戏机男失去了他的游戏机心神不宁,更有些摸不着头脑。

  “所以,我们的午饭还生效吗?”他举手发问。

  “当然。”Daniel说,“当然了,我得好好盘算一下——”

  Daniel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看着上头的号码,再看看那束正在他怀里娇滴滴窝着的玫瑰花,接起了那个电话。

  “Atlas先生吗?您预定的玫瑰花已经成功送到Shrike先生那儿了。”

  Daniel拨弄着玫瑰花花瓣。“我知道。”

  “Shrike先生让我给您带个话。”

  “……是什么?”

  “他让您赶紧滚蛋。”

  Daniel沉默了一会儿。

  片刻之后,病房中传来了玻璃杯打碎的声音和游戏机男惊恐万分“啊啊啊啊”的尖叫声。




  -TBC-






  所以是上中下篇。下篇已经写完了,周六放=3=


  感觉自己写得好差劲,sigh。【被揍


  周四养父子,高雷预警OTZ具体雷点周四再说\(^o^)/【喂



评论
热度 ( 60 )
  1. 流年、离歌同心圆。 转载了此文字

© 流年、离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