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离歌

年华、是谁手中跌落的繁华

【NYSM2】【Danylan】如何俘虏你的医生以及打败情敌(上)

土肥圆的圆:

  CP:Daniel/Dylan


  Summary:大家都以为医院里来了个难搞的病人,也以为他们的好医生要遭殃。然而事实恰恰相反。




  -


  上篇


  


  就在大约十二个小时之前,Daniel还在家准备着他要带去蜜月旅行的装备,例如潜水服什么的。他哼着歌,总在镜子前晃悠,时不时地拨弄着他的头发,并确保发型看起来总是很拉风。

  然后,没错,就在十二小时后,Daniel躺进了医院里。他的腿包得像个熟过头的大白萝卜,被绳子吊起来横在病床上吸引那些穿白大褂的兔子们的注意。

  即使旅行泡了汤并不得不住进医院,Daniel依旧维持了他良好的风度和绅士的做派。他给了护士一个微笑,并在磨牙时一个用力差点把病床的铁栏杆掀下来。

  “把你们这儿最好的医生叫来。”Daniel把自己扔在枕头上,冲着护士眨眨眼睛,笑容无敌可爱——这样老让他显得魅力无边,“我得跟他问声好。”

  果不其然,小护士被那样的笑容击中了。她红了脸,抱着病例表冲出去,还不小心撞倒了放在Daniel床边上的一个水果篮,隔壁病床埋头玩游戏的病人摸着他的屁股,抬头不满地哼哼了声。

  一会儿主治医生匆匆赶来,手里拿了根体温表。Daniel斜眼看了看他。

  “这真特别,”Daniel说,温和地嘲讽,“你是准备用体温表给我的腿量个温还是怎么着?”

  医生轻咳了一声。他把体温表放进了胸口口袋,Daniel注意到他手上有个结婚戒指,那东西闪过头了,简直称得上耀眼——然后医生摸了摸鼻子,掩盖掉脸上的窘迫表情。

  “别对我冷嘲热讽的,对我没用。我在这儿连续工作了三十四个小时,总有些心神不宁。如果你愿意同情我一会儿,那就闭上你的嘴。”医生飞快往Daniel脸上瞥了一眼,移开目光,专心致志地研究起了Daniel可怜的腿,“报告上显示是小腿骨折。没必要住院观察,你可以回家再休养。”

  “我想留在这儿。”Daniel说,带着种有钱人不容反驳的腔调,“瞧,我给医院捐了款。而且现在病床可不算紧俏,对吗?我愿意待在哪儿就待在哪儿。”

  “随你。”医生言简意赅。他每天都要遇见无数个胡搅蛮缠的病人,实在是懒得去一一回应他们,更何况他现在真是累得慌。他揉了揉眼睛,悄悄扼杀了一个呵欠,“你腿怎么弄的?”

  “我被情人放了鸽子,太伤心,不小心摔了。”Daniel耸耸肩,“这会儿那家伙都还在工作,所以我才会悲惨地躺在这里,反正我也没人在意。”

  医生看起来有点儿被吓到——大概是不常有病人对他这么袒露隐私,他不大习惯。轻咳一声,医生舔了舔嘴唇,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我说,Daniel,你是不是——”

  “抱歉,我不是很喜欢别人这么亲昵地叫我。你是我的医生,我是你的病人,我可找不到让我们突然变亲密的理由。”Daniel说。他的说法多少有些不太客气,但他看着他医生的眼睛里却没什么刁难人的意思,甚至那眼神都能算得上亲切友善。这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奇怪得要命的矛盾体,“所以,请叫我Atlas先生?”

  医生把他的病例表抱在怀里。有那么一小段时间里医生都没有说话。他脸上有种被冒犯之后的尴尬,这让他紧紧抿着嘴巴。然后他放松下来,冲着Daniel笑了笑:“好吧,我明白了。你说得对,Atlas先生。”

  “别冲着我那样笑,”Daniel说。他盯着医生那挂着笑容的嘴角,冷淡地挑起眉毛,“我觉得有点渴,你愿意帮我拿个苹果吗,医生?”

  医生咕哝着蹲下身,手指头笨拙地扯着Daniel床边果篮上愚蠢的蝴蝶结。Daniel向床边探出头,目光划过医生动作着的双手,他有点儿卷的、乱蓬蓬的头发,最后停留在他低头时从领子底下露出来的一小块后颈皮肤上。

  那儿好像有一个快要褪掉颜色的淡淡吻痕。Daniel起哄般轻轻吹了个口哨。

  他们的距离近得很暧昧,Daniel几乎可以吻得到医生的头发梢了。医生可没注意到,他的后脑勺又没长着眼睛——他终于从果篮里掏出了那个该死的苹果,头往后一仰。

  Daniel亲到了他的头发梢。

  不不不!这又不是什么浪漫爱情故事!事实上医生坚硬的后脑勺一下子磕到了Daniel的下巴,右腿骨折的可怜人很快就觉得自己的下巴大概也有点儿移位。

  罪魁祸首捧着苹果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但Daniel发誓,医生低下头去忏悔的时候笑得连肩膀都发着抖。

  大约是不听话的病人终于吃了瘪,扳回一局的医生心情大好,他把苹果塞进了Daniel的手里。“好好珍惜它,伙计,为了吃到它你也是够不容易的。现在,需不需要我为你看看你的下巴?我可不希望你在我负责的病房里傻张着嘴狂流口水。”医生假笑,补充了一个称谓,“亲爱的Atlas先生。”

  Daniel沉默了三秒钟,最后决定无视掉那怎么听着都像是不怀好意的“亲爱的”。他装模作样地清清嗓子,当发现医生仍然用透着笑意的双眼看他时,他在佯装淡定和出离愤怒之间徘徊了一会儿,最后选择了比较折中的恼羞成怒。

  “你对所有病人都这样吗,医生?”Daniel哼笑,老有人说他这种笑容令人讨厌,因为那通常意味着后头会紧跟着带嘲讽的长篇大论,他在谈生意的时候老带着这种笑容,对手恨得牙痒痒又毫无办法,“奉劝你对人客气点儿,否则你早晚得受到惩罚。”

  “我已经受到惩罚了。不仅像个陀螺一样在医院里打转,手机里还有好多个未接来电,来自我那个总是无理取闹的情人,”医生气呼呼地盯了Daniel一眼,“……现在还得应付像你这样的病人。瞧瞧我的白头发,它们不受控制地开始往外支楞了!”

  Daniel把手抬高了点儿,开始慢条斯理地挽起他的袖子,顺带着松开了衬衫最上头两颗扣子——并不老有病人像他在这样进了医院还不愿意脱下价格不菲的衣服。他的昂贵衬衫现在皱巴巴的了,但他一向都不在意这个。

  “我真的很意外你居然会有个情人,”Daniel斜眼看着医生,挑衅地。他像是很感兴趣一般突然冲着医生凑过去,用耳语般的音量飞快地说着,“怎么,他一定是个很棒的人吧。好脾气,懂得忍耐,否则谁能受得了你呢,医生?”

  医生翻了个白眼往后退一步。“也或许他和我一样糟糕,脾气坏得不得了。我们在一起成天就是吵架或者打架。”他恼火地说。

  “那他一定是很有魅力,或者是你很爱他,所以你们才没有分手?”Daniel接得很快。

  医生一时语塞。

  刚才陷在Daniel笑容中被迷得晕淘淘的小护士悄悄摸了进来。她递给医生一支笔和一张表格什么的,医生接过去看了一眼,在上面龙飞凤舞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正无声地发着火,笔甚至都把表格划出一道口子来,护士小姐吓了一跳——然后他转过头来看着得意洋洋的Daniel。

  “我可不像你这样闲着,还有许多事要干,没空陪着你聊天,你最好——哦,天,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医生发现自己在气急败坏之下把笔扔在了地上,连忙向护士小姐道歉。

  Daniel往后垫了个垫子,把握时机嗤笑起来。

  “Shrike医生,Dylan,你能不能过来看看我的屁股,我觉得它好像又不太好了。”隔壁床的病人终于放下他的游戏机脸朝下趴在床上,并发现在医院里学会哀嚎是比打游戏重要得多的事情。

  医生——现在我们知道他叫做Dylan Shrike啦——看上去松了一口气,在Daniel“你还负责帮人看屁股吗,医生”的背景音中换上一个亲切的微笑,朝着那位嚎到快要断气的病人走过去。

  “你的尾椎骨又开始疼了?我有让你不要成天躺在床上保持同一个姿势玩游戏吧,你肯定没有听我的话。”

  “可是我在医院里真的很无聊,又没人总陪我聊天......”

  进入工作状态的Dylan再也没有理会Daniel了,Daniel遗憾地叹了口气。

  小护士在边儿上专注地瞧着Dylan,眼睛也不眨一下。Daniel轻咳了一声,护士小姐才像突然醒悟过来般收回目光,她扭捏地捻着衣角。

  “所以,你喜欢他?”Daniel友好地发问,就像在同熟人聊天那样。

  小护士抱着那张被Dylan签过字的表格,活像狂热小粉丝抱着她偶像的签名。她连耳朵尖都成了害羞的粉红色,支支吾吾地说不顺话:“没、没有,他有喜欢的人了。但他很负责,而且亲切,所以大家都……”

  “所以他对谁都这么笑容满面的吗?”Daniel冷嗖嗖地打断了她。他脸上的微笑几乎要挂不牢,于是他咬牙切齿地撑着,“他对所有人都好?”

  小护士吓了一跳,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哪儿说错话了。“虽然他有的时候算不上好脾气,但、但的确是这样…...”

  “噢,”Daniel点了点头。他注意到Dylan背过身来悄悄看了他一眼,于是他把自己的目光定格在了护士小姐身上,笑容再度灿烂起来,“这真是个讨人厌的习惯。不过没关系,当我在这里时,我有自信让他只看着我。”

  护士小姐一愣:“什么?”

  “三天。我在这里会待上三天,我会把他变成我的——”Daniel说。看到Dylan侧过身时脸上的笑容时,他眼睛里燃着火。


  “我们走着瞧。”




  -TBC-




  要么是上下,要么是上中下。


  卡文卡到死,我决定放空自己,专注游戏【。

评论
热度 ( 87 )
  1. 流年、离歌同心圆。 转载了此文字

© 流年、离歌 | Powered by LOFTER